章节目录 第五十一章 雨过天晴

    用高越的话说,向南与生俱来的强势性格,注定了她的一生是要保护另外一个女孩子的。虽然从小时候起向南就对此不予理睬,但是不得不说,青春期的向南和其他的女孩子关注的点确实不太一样,别人是偶尔幻想遇见白马王子的满满少女心,而她是没事研究父亲的产业,想着如何打造一个更大的商业帝国超越自己的父亲。她出身名门,衣食无忧,同时内心强大,男女之间的婚姻在她看来只是自己未来野心的绊脚石,她怎么看男人都不会动心,她从没有想过触碰爱情,直到她后来意外拜倒在了司马玉吟的石榴裙下,爱上一个女孩不可自拔。她发现自己原来会这样喜欢一个女孩子,渐渐改变人生轨迹,不过,总体上讲,多了一个女性伴侣和她讨厌男人这点来说并不冲突,她只是稍稍转了一个弯,便可继续前行。

    对于司马玉吟,向南是愧疚的,观察力敏锐的她不难发现,司马玉吟本来是一个不折不扣的直女,当初是硬生生地被自己不知不觉中掰弯了。如果她不出现,司马玉吟即使是早恋,她的对象也一定会是一个帅气的男孩子。因此,从来到海南之后,向南从未对外公开她和司马玉吟的关系,她的内心充满了矛盾,一方面她想和司马玉吟长相厮守,另一方面,又从来不肯对外承认她和司马玉吟相爱的事实,在学校假装是司马玉吟的闺蜜,隐瞒一切,想给哪天万一后悔和自己在一起的司马玉吟留一条后路。

    在之前约见高越的同一家咖啡厅内,座位的一边坐着便装打扮的黄杨,而另一边,坐着向南和司马玉吟。黄杨今天本来是想过来和司马玉吟表白,但是看着向南的浅蓝色衬衫和司马玉吟身上那条有蓝色配饰的浅粉色长裙,隐隐约约,他有种不祥的预感,握紧了口袋里的礼物。司马玉吟先打破了短暂的沉闷,“黄杨,谢谢你这段时间的陪伴,但是我想我们的关系有点超越了普通的同学关系,私下里通过了解我也是才知道你喜欢我,可是,我恐怕没有资格被你喜欢。”司马玉吟顿了一下,看了一眼黄杨的表情,然后把向南的手从桌子下面拿上来,两只手上都戴有相同的戒指,她继续说道,“因为,虽然我才16岁,但是我已为人妻,而她,就是我的老公,向南。”“你们两个都是女孩怎么可以......”黄杨有点接受不了眼前的一切,声音略微颤抖。“我爱她的话,就可以,以后不要再对我好或者是送任何东西了,你的心应该留给你该爱的人,”司马玉吟起身,准备离开。“等等,”黄杨伸手准备拦住司马玉吟,被向南一把狠狠地抓住。黄杨看着司马玉吟的背影问道,“如果你先遇见的是我,你会爱上我吗?”司马玉吟浅笑了一下,转身挽起向南的胳膊,淡淡地说,“绝对不会,问这样的问题没意义,”她的脸转而冰冷下来。“你就不怕我在学校把你们的事公之于众吗?”黄杨已经有点不理智,他的心被不甘填满,他怎么也不愿意相信自己输了,而且是输给一个叫做向南的女孩。向南刚准备回身回应这个得寸进尺的人,司马玉吟突然勾住向南的脖子吻上了她的双唇,她用她舌尖的温柔化解了向南心中即将升腾的怒意,慢慢地向南搂紧了司马玉吟纤细的腰身,可能是两个人的吻太投入,即使位于角落咖啡厅的其他顾客的注意力都被这对举止亲密的恋人吸引,司马玉吟恋恋不舍地结束这个吻,笑了笑,“老公,我们走啦~”她再次挽起向南的胳膊,和她离开。黄杨则是彻底愣在了原地,盯着二人的背影渐行渐远。

    “傻瓜,你也可以不承认我们的,就说你不喜欢他不就好了?”向南转过头看着司马玉吟,有点疑惑不解。“为什么不可以承认啊,我觉得承认挺好的,现在话说开了一身轻松~”司马玉吟在那里舒服地抻了一个懒腰,没有理会向南。“你这样他万一在学校乱说,我担心对你影响不好......”向南面露为难,她太在意司马玉吟,思维会惯性的从她的角度出发。“老公,你总是想着为我遮风挡雨,我不想一直在你身后被你保护着,我是你的女人,我们一起面对不好吗?”司马玉吟坚定地看着向南,拉着她的手,等待她的回答。向南已经无话可说,她已经想不到任何情话,她只好站在人流窜动的街头把司马玉吟紧紧抱在怀里,满足地在她耳边说,“我从没有对爱情有过兴趣,终于明白为什么遇见了你,这一切就变得这样不可自拔,我爱你,玉吟。”“我也是......”司马玉吟还没有说完,在街头的那棵树下,向南的吻死死地堵住了她的唇。

    “你们两个再不上车,一会真的可能被同学撞见哦,我可不想被你们的班主任约见,”熟悉的JEEP车在街边停下,何沁拉开车窗对二人喊道,看着二人和好,她知道向南身体恢复健康回学校上学就是指日可待的事了。“我们去做点不一样的事,走吧,”向南拉着司马玉吟迅速地跳上了车。

    “老公,在学校有没有女孩子喜欢你啊?我听人家说下学期分文理科,你要是留在文实验估计你们班会一班几乎全是女生,你准备如何应对啊?”司马玉吟调皮地拨弄着向南的衣领,开始了她的蓝猫淘气三千问模式。“还不知道呢,目前还没有。”向南的回答镇定自若。“你虽然长的丑了点,不过还看的过去,万一有喜欢你的呢?”司马玉吟还是不放心。“哦,那我就出卖色相给你找一个回来好了,既然你这么喜欢,正好你每个月还要来大姨妈,影响侍寝,”向南饶有兴趣地盯着司马玉吟的胸前,露出一副色狼的标准表情。“好啊,你敢,”司马玉吟一把揪起向南的耳朵,开始一顿乱打。向南感受着这捶打,笑得越发开心了,“我们快到了哦,亲爱的你要加快动作了~”

    车子在一家游泳馆前停下,向南拉着司马玉吟下了车,去后备箱取了书包转身进了馆内。“老公,来这里是……?”司马玉吟拽了拽向南的衣角。“老婆,你游泳很厉害,以前还在哈市游泳馆里救过溺水的小孩对吧?”向南拉着司马玉吟继续走,边走边问。“恩,你怎么知道?”司马玉吟有点诧异,她印象里貌似没有对向南提起她会游泳的事。“宋夏把你小时候的事已经全盘托出了,哈哈,早就想带你过来了,你说我要是溺水了你会救我吗?”向南取出泳装递给司马玉吟,虽然她已经看过了司马玉吟一丝不挂的样子,不过对于泳装的司马玉吟,她还是充满了期待。“不许乱讲!”司马玉吟飞快地用手堵住向南的嘴。“怎么会呢,你不会忍心让我溺水惨死的~”向南回应到。“不许再说,一会我教你游,”司马玉吟的表情一下子严肃起来,小胸脯一挺,一副包在我身上的样子。“不要了吧,我明明是来看你穿泳装的,”向南趴在她的耳边低语。“不行,你今天没有进步晚上就不要和我睡了,我拒绝侍寝,”司马玉吟像极了一个迷你版的斯巴达教练。“那个……小家伙我学还不行么,不过我今天真的是身体不太舒服,主要是带你过来游的,下次来我一定主动向司马老师请教还不行么?”向南在司马玉吟的身边转来转去恳求到。“这还差不多~”“所以……?”向南试探性地问。“所以什么?”司马玉吟没太反应过来。“所以你今晚答应了为朕侍寝是吗?我录音了,反悔无效。”向南率先穿好泳衣跑掉了。“坏蛋,你永远都是不吃亏的那个,等我哪天有勇气反攻的!”司马玉吟也换好了向南给她的泳衣,嘟着嘴走出更衣室。

    向南坐在池边看着司马玉吟那泳衣都包裹不住的流线美,差点没坐稳一头栽进泳池中,她心中千万次暗暗窃喜,自己真的是来对了。司马玉吟在一边整理着泳镜,并没有注意到远处已经看呆的傻向南,她纵身一跃,跳入泳池之中,如水中蛟龙一般,找回了迷失一年的畅游之感。

    向南看着司马玉吟的泳姿,虽然她自己是个十足的旱鸭子,但是有句话叫没吃过猪肉见过猪跑,她忽然意识到,自己的老婆是个标准的运动健将,她有着很多业余爱好,不过是为了支持自己的爱好,她放弃了。

    这时向南的手机收到一条短信:“同学,你已成功入选校女篮,请于周一大课间到体育部报道。”向南会心一笑,看着司马玉吟在泳池里欢快地畅游,她心想,“老婆,是时候让我为你做点什么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