章节目录 34.画龙点睛

    “啧啧,居然会发生这种事,真是打死我也想不到。”

    因为出现了问题,原画组的工作也停了下来,由于暂时无事可做,原画组的人员便闲聊起来。说着话的是一个胖子,虽然是个胖子,但既不猥琐也不油滑,反而给人一种技术宅的感觉。

    他说的话也明明不是什么好事,但话里话外,却呈现出一种异样的兴奋感,仿佛在见证什么了不得的事件一样。

    旁边另外一个男青年也连连点头:“没错,没错,我画了四五年原画,不要说亲身遇到,听都没听过这种事……”他自嘲的一笑,“因为人设画得太好,搞得我们后面的原画跟不上,这种事……真是没谁了!”

    “应该说不愧是‘奇迹少女’吗?明明可以靠颜值吃饭了,却偏偏实力也这么……这么可怕?能用可怕来形容吗?除了可怕我找不到另外的词语了……”第三个男青年也接腔了,脸上的神情既痴迷又高山仰止,“我还奇怪昨天怎么她会在这里,又怎么是她给我们面试,现在看到她画的人设,奇怪是不奇怪了,但是……”

    “但是发现自己忽然间,好像是不会画画了对吧!”胖子抢着帮他说了,然后三个人你看看我,我看看你,大眼瞪小眼,齐齐叹气了。

    不怪他们唉声叹气,如果是在一般的动画公司,大家的作画水准虽然参差不齐,但总体而言还是处于同一个次元,画出来的原画只需经过作画监督的修正,以及统一画风就可以用了。哪里会像现在一样,他们的原画跟林曦给出来的人设一比,简直不能算是同一个世界的东西,更别说公司服务器里头,还有林曦传上去的第一话原画。

    两者一相比照,乐子就大了。如果没有林曦的原画存在,他们的原画对于一部动画片来说,说实话已经合乎标准了,但正是因为有了林曦的原画珠玉在前,所以就显得他们的原画连瓦砾都不如。

    为什么会这样呢?因为用他们的原画制作出来的动画,仅仅只是动画而已,而用林曦的原画制作出来的,已经超乎动画的范畴了,几乎等同于另外一个,有血有肉的真实存在的世界。

    “这是第一话前几CUT的动画片段,原本只是制作出来看看效果的,但是小曦你看……”会议室里也正谈论着这个问题,因为姐姐林瑾去了安排声优试音会的事宜,所以只有二哥林信在,另外梁雪音和小笠原绘麻也涉及到,因此她们俩也在。

    林信把电脑里的视频投影到会议室的大屏幕上,然后一帧一帧播放着,神情肃然的指点着:“关键帧有小曦你的原画,这个没有问题,中间帧是动画组做出来的中间画,单独看是没问题的,但是和小曦你的连起来看,问题就来了……”他按着方向键,时而前进,时而后退,一遍遍的播放着。

    不用他多说,林曦一眼就看出了问题,而且因为动态视力的存在,比任何人都看得更清楚。这个动画片段,是第一话的开场,临退休的玄武书房编辑部主任荒木公平,与担任《大渡海》监修的学者松本朋佑对话的场景,已经上好了色,合成了背景和特效,除了没有配音和配乐,基本上相当于最终完成的动画片了。

    而且这个场景背景单一,人物较少,荒木公平和松本朋佑只是对坐而谈,两人的动作也少,可以说是整部动画里相对简单的场景,但正是因为简单,才益发显得问题的严重。

    问题正是上面提到过的那样,一个帧里有还是没有林曦的原画存在,完全是两个不同的次元,割裂得非常严重。简单的场景都这样了,复杂的场景更难以想象。

    这样的问题林曦是想也没有想过,她也没想到大师级的绘画,更主要是灵魂画师的特质,会带来这么大麻烦。不过事到如今,若让她降低水准与普通人接轨,别说可不可能,就算可能,就算她愿意,相信二哥林信,还有梁雪音、小笠原绘麻等人也不会愿意。

    只要见过她超凡脱俗的作画,谁还愿意降低标准回到普通的范畴啊,这一点是显而易见的,林信等人也只是苦恼地寻思着怎么解决,而不是相反地提出让她不要再画了的意见。

    不过这个问题如果只限于这样的话,似乎也不是不可以接受,林曦蹙起眉头,仔细想了想后,得出了结论。当然问题不可能这么简单,否则二哥还有梁雪音他们就不会这般烦恼了。

    果然就听二哥说道:“当然,因为动画一秒24帧,人的眼睛不可能在这么短的瞬间,详细到把画面一张张记录下来,一秒钟时间小曦你的原画平均有三张,已经足够了,观众也不可能闲到一帧一帧,逐帧的播放的程度,所以第一话问题是有,但这个问题可以忽略不计,但是……”

    林信苦笑道:“中间画可以不去管它,这个问题之所以能忽略不计,是建立在第一话的原画全部是小曦你画的基础上,但不可能每一话的原画都靠小曦你一个人来画,所以我们面对的问题主要是,在完全没有小曦你的原画的其他话里,或者既有小曦你的,也有他们的,两者并存的情况下,怎么把两者统一起来?大家都想想。”

    话虽然是这么说,但这个问题假如是想想就能解决的那就太好了,林信叹了口气,实在是头疼万分,他也是料想不到,事业才刚刚开始,就遭到了这般甘甜的烦恼。

    《编舟记》总共十一话,全部由妹妹来画原画不现实,撇开她推倒重来更不可能,剩下的办法?其他人的作画都达到妹妹的水准算一个,但这样的想法比之前面两个,无疑更不科学。

    绘画的技艺绝无可能一步登天,即使一步登天也不可能到达妹妹那种境界,说实话到了现在,林信对妹妹具有这般超越凡俗的画技,仍是觉得神奇万分,所以人人都有妹妹这样的水准?他只是想想。

    林信是束手无策,梁雪音和小笠原绘麻就是沮丧和惭愧了,百般说法,千言万语,实际上说穿了,只是因为她们,以及原画组的人员拖了后腿。

    小笠原绘麻是藏不住心事的人,鞠了一躬,嗫嚅道:“曦酱,对不起,是我们没能做好!”

    梁雪音也皱着眉头,叹气道:“虽然不想承认能力不足,但确实是这样呢!”

    林曦见她俩耷拉着脑袋,一副无精打采的模样,不由柔声安慰道:“没事啦,我们是一个团队,要说没做好,也应该是我们没做好,车到山前必有路,相信我,一定会有解决的办法的。”

    林曦的确是这么坚信的,她也像林信一样,考虑过提高其他人的作画水准,但这必然不是可以一蹴而就的事情,所以问题回到根源上,其他人的作画,跟她自己的作画,差距到底是差距在什么地方呢?

    不提线条、构图之类,差就差在灵魂画师的特质上。林曦回想了一下系统关于灵魂画师特质的描述:“在你画笔下诞生的任何东西……仿佛拥有了生命和灵魂……”

    生命和灵魂?剔除玄而又玄的成分,仔细想一想,具体到一个人的身上,生命和灵魂虽然是一个整体,但表面上必然有一个最关键的地方,能够清楚的呈现这一点,答案已经很明显了——眼睛。

    “眼睛是心灵的窗户”,达芬奇这么说过,天朝古时梁代画家张僧繇,也曾流传下来“画龙点睛”的典故,可见不论是对于生物,还是人物而言,眼睛的重要性都是无可替代的,事实上,眼睛是人物画中最关键的表现部位,只有眼睛才能传达最丰富的情感。

    林曦拿过电脑来察看,把自己的原画以及梁雪音她们的原画对比了一下,虽说其它地方也有差距,但最明显的,无疑是眼睛、眼神的描绘部分,她豁然开朗,招呼了一下:“我知道了,哥,雪音姐,绘麻酱,你们来看看……”

    等他们围上前,林曦便在数位屏上打开软件,随便选出一幅非是她画的原画,先把眼睛擦除掉,边重新画边说:“把眼睛部分修正一下就好了,瞧……好了嘿嘿!”

    不过七八秒时间,林曦就画好了,笑嘻嘻的把数位屏给他们观看,事实正如她所言,只不过是改了眼睛,这幅不知道谁画的原画,就像变了魔术一般,完全活了过来,至于除了眼睛的其它部分?这个只要合格就好,因为一眼看过去,第一时间就会被那双眼睛吸引住,并久久无法转移注意力。

    “那么问题就解决啦,雪音姐,绘麻酱,你们画人物的时候不要画眼睛,留给我画就好了,只是眼睛的话,十一话,不,还有十话,我一个人也可以搞定。”

    三人啧啧称奇,林信如释重负,笑问道:“梁小姐,小笠原小姐,还有问题么?”

    这自然没有问题,还有问题的话,梁雪音两人太也愧对作画监督这个头衔了。小笠原绘麻大声答道:“嗨,没问题,我们会加油的。”

    梁雪音默然回想了一下林曦刚才化腐朽为神奇的绘画过程,那寥寥几笔,简直妙至毫巅,然而即使亲眼见到怎么画出来,她仍不得不承认自己远远做不到,不由有些沮丧,然后就振奋起来,微笑道:“放心吧,没问题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