章节目录 第一百二十三章 姐姐的彪悍人生(十)

    我回到房里,看着我画得凌乱的白色草稿纸。

    上面是我勘测地形之后,画的简单的示意图。

    我捡起一片纸,这个阵法我还要修补好。

    虽然,刑玉人还是骗了我,但是,这是我对她的承诺,也是为低级妖精的生存做的最后保障,等我把这个阵法修补好,如果还是有妖精要离开山上去战场,那他们的生命就跟我无关了。

    我保护的是弱者,不是战争者。

    躲在屋子里写写画画忙碌一周后,我状若疯癫的拿着一堆图纸去找刑玉人。

    小斐一直守在我房间门外,看见我冲出去,第一时间就去追我,不过他是追不上我的。

    刑玉人在安排伤员入住新屋,我在小区五楼找到她的。

    “璐璐,我听说你这几天都没有出门,你怎么把自己弄成这个样子了?”

    刑玉人惊愕的指着我。

    我挠挠发痒的头皮,忽略周身的难闻气味,我激动的握住刑玉人手。

    “我已经研究出来怎么修补阵法了,现在你给我几十个人,我安排一下就能把它修补好了。”

    刑玉人扬眉“你居然这么快就研究出来了,那你这个阵法主要……是什么作用呢?”

    “这个作用就是让山下的人上不来。”

    “山上的人能下去吗?”

    我笑“当然啊!只限制山下想上来的人。”

    当然,从山上下去的人也上不来,包括妖精。

    刑玉人放心了,她笑“那真是太好了,我们就不用怕山下的人上来偷袭我们了。”

    “对啊,只要有这个阵法,以后我们就不是谁想欺负人欺负的了,只要低级妖精都躲进这个阵法里,他们就会很安全。你以后也不用整天担心有妖精会受伤。”

    “我一会儿就给你拨你要用的人,只是山上又来了一群受伤的妖精,璐璐,要不你先去把它们医治了吧。”刑玉人笑着跟我说。

    我也笑“嗯,也不急,等我把阵法修补好了再去。”

    “好,那我现在就去给你拨人。”刑玉人真是越来越温和了。

    我和刑玉人一起下楼,我说“玉人,我之后要下山一趟,我要去救我亲人,他们一直被陆野扣着。”

    “你不能下山!”刑玉人突然很激动。

    “为什么?”我歪着头笑着问她。

    “你亲人我们会去救,你现在最主要的事情是救助那些病人。”

    “你们帮我救?可是你们还是留在山上比较安全。”

    “你帮我们那么多,我们去救你的亲人也是应该的,你不要想太多,你安心的在山上住着,我保证,很快你亲人就会和你团聚。”

    “那怎么好呢,我自己的事情,自己去完成就可以的,我将阵法补好也是为了在我走之前给你们一个安全的居所。你们都安全我才可以安心的出去。”

    “璐璐,你一定要出去?”

    “是的。”

    刑玉人点点头,“那我给你准备行李还有两个保镖。”

    “保镖?我不需要啦。”

    “不不不,这是我的心意,你身边没人跟着我不放心。”

    主要是你派人跟着我,我不放心啊!

    “你别这样想,要小斐跟着我吧,他挺好的。”

    “小斐还是太年轻了,换个成熟的吧,给你找个帅气的好不好?”

    “帅气的?你不怕我让他回不来?”我暧昧的眨巴眼睛表示。

    刑玉人同样暧昧的笑“不怕,你就是吃了我都不怕。”

    “那好啊,那就带着小斐然后加个帅的。”

    “小斐他……”

    “那孩子我跟他还是有感情的,他最近有些不开心,我带他出去走走,等回来的时候肯定就会开朗很多。”

    刑玉人缓缓的一笑“也好。”

    “那就这么决定了,我明天就走。”

    “那些病人……”

    “我今晚会处理好的。”

    “以后的……”

    “玉人,我自己的亲人也在等我。”

    “我还是多派些人协助你吧。你不可以拒绝!”刑玉人最后一句加重语气。

    “这样……却之不恭,我接受。”

    反正我走了之后,能不能追上我,还要看本事。

    刑玉人派给我的人果然好用,干粗活简直是不能再好了。

    我一个人发了一张图纸让他们去布置,等他们完成任务回来的时候,我站在阵眼中,埋了一件金器在其中,用血脉的力量沟通阵眼和原来残破的阵法。

    不消多时,天空像是附上了一层薄薄的彩色光膜。

    “终于完成了。”

    “很少看你这么拼命的做一件事情。”小斐不知从什么时候开始站在不远的树丛旁看着我。

    “人嘛,总是有一些时间,很拼命。”

    “虽然我是妖精,但我也有过同样的感受。”

    “我们回去吧,我也该好好洗洗睡个觉了。”

    “嗯。”小斐走到我身边,我对他笑笑,忽然觉得头昏,我看准了小斐能接住的距离,闭上眼就晕过去了。

    “喂!”

    “我太累了,你背我回去。”

    我闭眼之前说的最后一句话。

    我其实是装晕的,但身体上的疲倦也不是假的,我这一倒有故意迷惑刑玉人和陆铭风的意思,但是晕着晕着我真的睡着了。

    我睡了一个不踏实的好觉,不踏实是因为我心里一直记挂着跑路,好觉是因为我真的睡了很久。

    我醒来时,小斐瞪着眼看我。

    我左右看看,只有他一个人在。

    我朝他招招手。

    他将脑袋凑过来。

    我小声的在他耳边嘀咕“世界这么大,要不要出去走走呢?”

    小斐抬起头,目光看向一个方向。

    我也看向那个方向。

    是两个收拾好的行李箱。

    “好小子!”我啪的打他肩膀。

    他捂着肩膀咧着嘴笑。

    “我们怎么走?”

    “你听说过白泽兽曾经带我走时,在我们院子里布了个阵法事情吗?”

    “听说过。”

    “前人给我们安排好了后路就放在我们的院子里,你说,我们要是不用,是不是太傻了?”

    小斐难道笑了“是啊,不用就太傻了。”

    我起床,小斐将行李拎去院子。

    我看着草木茂盛的小院,当日走的时候还是寒冬,如今再走却是盛夏,世事之变化无可预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