章节目录 第144章

    宿舍里,王周致正伏案写着什么,桌子上开着一盏台灯,光线很暗。

    是他故意调暗的,这有利于他集中注意力。

    桌子上分布着很多张黄颜色的小纸片,上面都记满了信息。

    他在面前摊开的笔记本上画了一张人物关系图。

    中间一个椭圆,里面写着郑果的名字,以他为中心延伸出去很多箭头。

    比如,工作单位箭头指向“帝企鹅直播平台”,而从直播平台上又延伸出去三个箭头,分别是“超管”、“CEO”、“同事”。

    超管:奶我啊兄弟。

    王周致在平台官网上查到了他的邮箱,几个小时前给他发了一封邮件,但是还没收到回复。

    CEO:普罗旺财。

    网上没查到她的联系方式,但是找到了她秘书的号码,王周致打了几次电话,一直没打通。

    同事暂时空缺。

    此外还有其它分支,基本上都是和郑果有关系的人。事无巨细,全都罗列了进去。

    这是他用一个下午的时间整理出来的。

    王周致放下笔,伸了个懒腰,揉了揉眉心。

    门开了,室友郑晓抱着篮球走了进来,一身汗。

    “怎么不开灯?”说着按下开关,宿舍顿时亮了起来。

    郑晓把篮球往地上一扔,顺手拿过搭在床沿上的毛巾,随便擦了擦汗,往脖子上一搭,走到王周致旁边,好奇地往笔记本上望了一眼。

    只见上面画着许多椭圆,中间用箭头相连,里面写满了密密麻麻的文字。

    “说吧,要绑架谁?我帮你。”

    “不是。”王周致脑子里还在想别的东西,心不在焉地回了他一句。

    “该不是要写小说吧,想开点啊兄弟。”

    “他是个探险家,我必须联系到他,这关系到我今后的人生!”王周致手指往关系图正中间的“郑果”上一戳,坚定地说道。

    “郑果……有点熟悉。”郑晓闭上眼回想。

    王周致在手机上点了几下,调出虚拟屏幕,进入郑果的直播间。

    运气不错,正在直播。

    “哦,我想起来了!是那个探险主播对吧?”郑晓睁开眼睛打了个响指,目光落到虚拟屏幕上。

    然后和王周致一样,呆住了。

    那是个什么怪物!

    ……

    ……

    镜头中,那巨怪把猎物一撕两半,然后就开始咀嚼起来,很快连皮带肉吃掉了一整条腿。

    独自进食,说明它是独居的,洞穴里应该不会有另一只巨怪突然跑出来。

    郑果让包子留在原地,自己倒提着天邪刀,猫着腰从这棵树走到另一棵树后面,立即背贴树干,做贼似的,探头朝那边看。

    距离只有七八米,郑果甚至能闻到它身上散发出一阵阵腥臭的气息。

    近距离一看,那巨怪的确神似鳄鱼人。

    除开体型上的差别不谈,巨怪的很多地方都和鳄鱼人非常类似,比如眼睛,尾巴,甚至是护甲。

    它的上肢相对下肢来说异常粗壮,爪子看上去也更加锋利,嘴部向外凸出,便于撕咬。

    如果说鳄鱼人是进化失败的产物,那么这只巨怪无疑是天生的杀戮机器。

    观众们目送郑果朝巨怪靠近,不由地屏住呼吸,直播间气氛紧张。

    “该不会是想正面上吧?(⊙﹏⊙)”

    “这是要作大死啊。”

    “感觉它唯一的弱点应该是眼睛,可以想办法先把它弄瞎。”

    “说得轻巧,那眼睛都眯成一条缝了,不好瞄准,估计暗器都打不进去。”

    “那岂不是全身上下无死角?”

    “而且它的肉还有很大概率不能吃,感觉这个险不值得冒。”

    “同感。”

    大多数水友都觉得心里没底,不值得这么做,但是他们不知道,郑果这次不是为了食物。

    这只巨怪能找到鳄鱼人的营地,那么再往东北方向走一段距离就到他的营地了,说不定什么时候它就会溜达过去。

    不如先下手为强。

    巨怪攻击力太高,防御应该也不低,直接刚正面显然很不明智。

    郑果观察着四周,希望能够找到可以利用的东西。

    突然眼前一亮。

    一个计划在脑海中迅速成型。

    用这个方法,虽然不敢保证百分之百成功,但是成功率至少在百分之八十以上!

    足够了。

    郑果运起轻功,迅速转移到右边一棵树后面。

    这个位置斜对着巨怪,距离大概十五六米。

    郑果回头看了一眼后面,然后又看向大吃大嚼的巨怪,似乎在衡量什么。

    水友们看到他的举动,都不明所以。

    “是在规划逃跑路线吗?”

    “他怂了!”

    “是男人就直接上!要有破釜沉舟的气势!扭扭捏捏的招人烦!”

    “前戏做得这么足,结果三秒钟完事!阳痿啊你!”

    “看来是不敢上了,要临阵脱逃喽。”

    “要做缩头乌龟么?”

    ……

    宿舍里,王周致和郑晓看到主播似乎想撤退,心情各不一样。

    王周致是松了口气。

    于人于己,他都不希望郑果去冒险,万一他死在伊甸园,那么有机记忆材料的样本可就成泡影了。

    郑晓则是略有些失望。

    本以为能看一出好戏,没想到最终却草草收场。

    其实这也是人之常情,不能怪人家,毕竟谁都怕死。

    “不过还是感觉不太给力啊。”

    ……

    藤原家住宅。

    和室里,两人的脸上都恢复了平静。

    这才正常,还以为他真的要硬怼那巨兽呢。

    “话说你有把握杀死它吗?”短发女半开玩笑地问道。

    板寸男却没有听出她话里的玩笑意味,一本正经地皱起眉头:“怎么可能,十个我也没把握干掉它,根本不是一个等级!”

    诚实的回答,但是很无趣。

    短发女翻了个白眼,没再搭理他。

    ……

    直播间里一些喷子的声音很扎耳,大部分水友看着心里烦,直接关了弹幕,眼不见为净,专心看直播。

    一时间,弹幕少了很多,剩下的几乎全是喷言喷语。

    “胆小鬼”,“怂包”,“吁——”……诸如此类。

    然而郑果却没有转身逃走,而是做出了一个让所有人都没想到的举措。

    只见他左手倒提着天邪刀,右手捏住嗓子,发出一连串奇怪的声音。

    咯咯咯咯……

    听上去很耳熟。

    这是开战的信号?

    不准备逃么?观众们都惊呆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