章节目录 173 幕后黑手

    “元邪,谢谢你!”林碧落躺在榻上,对元邪道谢,元邪闻言,有些委屈的捂了捂林碧落的嘴:“我哪天要是受伤了,你会不会这么在乎我?”林碧落虚弱的一笑,正要答话,就听见林铮羽的微微变嗓的声音传来:“南逸王殿下,你还害不害臊了?我们这么多个人都在,你说这话难道不会不好意思吗?”

    林碧落闻言,转了转头,看向了林铮羽所在的位置:“羽儿,你怎么也在?”林铮羽见状,对林碧落道:“姐,我今日出了府,回府以后听说府里来了刺客,还杀了很多人,你和乌大哥他们都受了伤,我当即就赶来了,谁知道一来就看见南逸王殿下在给你疗伤。哼,要不是我不在,你哪会受伤!”

    林铮羽气呼呼的说着,林碧落见状,感到有些怪异,若是因为刺客的事情,林铮羽没必要如此的气恼才是,毕竟他的愤怒里带着些醋意……“羽儿,你老实说,怎么回事?”林碧落弱弱的对林铮羽问道,林铮羽一呆,他张了张嘴,却什么都说不出来。

    最后,还是元邪解了林铮羽的围与林碧落的惑:“咱们小弟回来的时候啊,正巧遇上我在追杀刺客,他一眼就看出了情况,便与我开始追逐那刺客。可是很不幸的是,因为刺客的狡猾,他追跑了;而我则是在那刺客要离开的时候送了那刺客一刀,绝了他的命。因为这个,从刺客毙命开始,他就闷闷不乐的,已经有好一阵了!”

    元邪有些郁闷的说完,便瞧见了林碧落一脸笑,他看了看林铮羽,发现林铮羽此时一脸怨毒的望着自己。而林碧落则开口道:“好了好了,你们要撒气什么的都出去,别打扰我这刚醒的好心情!”林碧落半真半假的说道,刹那间,林铮羽与元邪的表情都化作了笑意。

    林碧落见状,有些无奈的摇了摇头,随后她对元邪问:“今日的刺客什么来路,你可查了?”元邪见林碧落终于问他正事儿了,他当下便回答林碧落:“从那些个藏在泥里的刺客身上,发现了三块玉坤宫的腰牌。”“玉坤宫?玉妃的那玉坤宫?”林碧落疑惑道,元狄颔首答:“不错,就是那里!”

    林碧落闻言,神色一变:“有问题,一定不是玉坤宫的人!”元邪听见林碧落信誓旦旦的否决后,马上附和一声:“是,落儿你说的不错,的确不是玉坤宫的,而是沙铁门的!”“沙铁门?什么地方?”林碧落对元邪问道,元邪轻笑答:“沙铁门是一个坊间的杀手组织,并不是一个地方!”

    “原来是这样,那……你查出了什么吗?”林碧落闻言后恍然大悟,随后又对元邪问了一句,元邪听见林碧落的问题后,回答道:“本来是一筹莫展的,但好在你有个好下人……”元邪说着,不顾一脸惊讶的林碧落,对身后喊了一声:“你进来吧!”

    随后,在林碧落好奇的空档儿,从阁外进来了一个纤细的身影,那身影对元邪与林铮羽行了行礼,随后对林碧落道:“拜见小姐,小姐身子可好?”林碧落闻言,这才微微侧目看了眼榻前的来者,这一看,她有些乐了:“是你啊纤纤!”

    原来,来者是姚纤纤。

    “是奴婢,小姐!”姚纤纤对林碧落答道,林碧落笑问:“元邪说多亏了我有一个好下人,我还奇怪是谁,现在我才明白,原来是你!”姚纤纤见状,对林碧落福了福身:“托小姐的福,奴婢背后的青云楼在殿下提供了一些信息后,查到了那些刺客的蛛丝马迹,然后找到了幕后的黑手!”

    “是谁?”林碧落对姚纤纤问,此时的林碧落有些暴躁,她实在是想不到,居然有人会如此大费周章的置她于死地。林碧落心道:置我于死地就罢了,为什么要连累这么多无辜的人?他们即使在见风使舵,他们也是善良的人呀!可惜,林碧落的心里话不能说出口。

    “根据沙铁门的副盟主提供的名单看,请杀手来刺杀小姐的人是一个名为裘七的地痞,殿下派人去捉拿那地痞的时候,却发现他早在小姐你被刺杀的一个时辰前就已经死在了追债人手里。”姚纤纤对林碧落回道,林碧落闻言,有些失落:“我想那裘七不过是个替死鬼吧?他不过是帮了那幕后的人请刺客,却被灭了口,也真是可怜!”

    林碧落说完,元邪就对林碧落摆摆手:“落儿,这里你想错了,正是因为他的死,才让姚纤纤的那帮侠客们查到了幕后黑手的踪迹!”林碧落见状,眼睛一亮:“是谁?是三皇子吗?”林碧落问完,就看见了元邪摇摇头:“不是三皇兄,是临安龚家的大公子,龚铭!”

    “居然是他?”林碧落听见答案后,不但没有一丝的吃惊,反而有了一丝的不满,好像是在抱怨龚铭的刺杀慢了一般。元邪见状,正打算开问,却听见林铮羽道:“这样的小白脸,居然这么久了才敢动手啊?真是死性不改!该死,当真该死!”

    林铮羽话毕,林碧落便接话道:“不,是他需要这么久的时间来算计咱们,只是他唯一没算到的是我林碧落福大命大,能依靠乌大哥与黎乱的保护而侥幸活着,若不是元邪到的及时,我或许就有可能死了!”林碧落说完,咳嗽了一声,元邪闻言后便捂住了林碧落的嘴:“落儿,不许你这么说!”

    林碧落对元邪笑笑:“好了,听你的!”元邪点点头:“那龚铭和他的余党我已经擒获了,对了,你那庶姐林碧媛也与他一起在里面,你看该怎么处理好呢?”林碧落听见元邪说龚铭被他擒获后,她没有感到一丝意外,因为她知道按照龚铭的心思,定是会报复自己的。

    可是当她听说林碧媛也在里头时,她整个人的身子猛地一寒,她脸上露出了一丝诧异与难以置信的表情看着林铮羽:“怎么回事?她怎么逃出王府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