章节目录 第0253章 沈亦恩死了?(5/5)

    “对不起,先生,你们不能进去!”

    寰球大厦下面,几个工作人员顿时拦住了江枫和锤子:“现在里面发生了恐怖袭击,你们不可以进去!”

    滚!

    江枫的嘴里爆发出了一声怒吼:“马上给我滚!”

    一个工作人员还想要拦住江枫,而一边的锤子已经从口袋里摸出了一把枪,对着这个工作人员就是一枪。

    砰!

    一颗子弹擦着这个工作人员的耳朵过去,瞬间,这个工作人员就傻傻的站在原地,一句话都说不出来。

    江枫却是懒得理会这个工作人员,刚刚屠夫是如何爬进寰球大厦的,江枫也是亲眼看到的,他的心中比任何人都明白,现在沈亦恩很危险,非常的危险,这个屠夫的实力,绝对是凌驾在沈亦恩之上的。

    “周新民,新联社,李家,还有劳伦斯,你们死定了,我发誓,你们死定了!”江枫的眸子里散发出了冰冷的杀机。

    无论如何,沈亦恩都是自己人,当自己的保镖也算是尽职尽责,虽然,江枫不会跟她发生更进一步的超越友谊的关系,但是,也绝对不允许任何人伤害沈亦恩。

    沈亦恩勉强支撑起身体,她盯着屠夫,苍白脸上却是浮现出了一抹无奈的笑容:“屠夫,没想到,我以为,你已经死了,注射了基因药水的人,从来都没有人可以活到三十岁,你很不错,很不错!!”

    “以你而言,能到现在这一步,已经很不错了,比起两年前,你很不错,有长进!”屠夫嘿嘿的笑着,他的脸上散发出了一抹阴森的笑容:“至于我为什么活到了现在,呵呵,实不相瞒,就在几个月之前,我已经等死了!“

    说到这里,屠夫有些无奈的耸耸肩:“可是谁知道,这个时候居然有人研制出了基因药水的解药,嘿嘿,于是我……”

    这话要是被江枫听到了,只怕是真的要无语了,也不知道他的这个行为算不算资敌了。

    说到这里,屠夫握紧了拳头,随后嘿嘿的笑道:“好了,是时候,送你下地狱了!”

    呼!

    屠夫忽然间一拳朝着沈亦恩的心脏袭来,沈亦恩瞳孔猛烈的收缩起来,她忽然间伸手一抓左手手腕,就听到咻的一声,一根银针从沈亦恩的手腕当中弹射而出。

    这银针的速度极快,比起子弹的速度还要快上几分,几乎是眨眼间就来到了屠夫的胸口处。

    当!

    一声巨响,屠夫冷笑一声,忽然间变拳为抓,一把抓住了沈亦恩的左手手腕,用力一拧,剧烈的痛苦顿时让沈亦恩的精神一震。

    啊!

    沈亦恩的左手顿时扭曲了起来,随后,屠夫抓着沈亦恩的左手用力一甩,咣当一声,沈亦恩整个人都飞了出去,脑袋咣当一声撞碎了玻璃,鲜血大口大口的从沈亦恩的嘴里吐了出来。

    “你,你怎么没事?”沈亦恩大口大口的呼吸着新鲜的空气,她感觉自己的五脏六腑火辣辣的疼,这一下,她确定了,这个屠夫的实力完全在她之上,从开始到现在,这个屠夫完全就是在猫戏老鼠一般的跟自己玩。

    看着一步步朝着自己走过来的屠夫,沈亦恩的眼里却是写满了震撼。

    “没事儿?”屠夫裂开嘴巴笑了起来,他随手扯开了自己的衣服,在他的胸口处还有一枚勋章,一根银针便钉在了这枚勋章上面。

    ”好险,要是再偏离一点点,真的要被你给射穿心脏了!“屠夫狰狞的笑着,他随手拔掉了银针,盯着沈亦恩道:“黑玫瑰,你现在还有什么手段,全都用出来吧!”

    沈亦恩现在是真的连站都站不起来了,之前剧烈的战斗,再加上现在的受伤,她现在别说是站起来,就算是挪动一下,都变成了一件很难的事情。

    嘿嘿!

    屠夫右手忽然间按在了沈亦恩的肩膀上,顿时,一声咯嘣的声音,沈亦恩顿时痛苦的瞪圆了眼睛,她感觉爱到了自己的右肩肩膀是被完全捏碎了。

    冷汗,顺着沈亦恩的额头上流淌下来,她的心中一片绝望,左手被废掉了,如今,就连自己的右手都被废掉了。

    这对于一个武者来说,简直就是比死了还要难受几分。

    屠夫微微的后退了几步,欣赏着沈亦恩的绝望,他慢悠悠的开口道:“黑玫瑰,你还记得吗?两年前,你是如何杀了我的队友的,你还记得,两年前,你又是如何在我的脸上留下这道伤疤的吗?”

    沈亦恩没有说话,她现在意识都有一些模糊了,然后,屠夫又按住了沈亦恩的脚踝,骨头碎裂的痛苦又让沈亦恩清醒了起来。

    “很高兴啊!我本来还以为,这辈子再也没有办法找你报仇了,没想到,没想到,在这里看到你了!”屠夫冷笑着,看着沈亦恩的绝望:“上帝还是疼爱我的!”

    “好了,你不必绝望,黑玫瑰,我现在就来送你下地狱!”

    屠夫提起了拳头,忽然间一拳朝着沈亦恩的心脏袭来。

    轰!

    沈亦恩的瞳孔猛烈的收缩起来,她清晰的感觉到自己的心脏被轰的粉碎,强烈的拳压粉碎了她的心脏,那一瞬间,沈亦恩感觉自己全部的生理机能都停止了。

    心脏碎裂,沈亦恩并没有完全死去,她依旧看着屠夫。

    “没想到,居然死在屠夫的手中!”当死亡来临的时候,沈亦恩并没有感觉到恐惧,也并没有感觉到悲哀。

    自从进了那个神秘部队开始起,她就已经对死亡无所畏惧了。

    “爸,真是抱歉了,不能再看到你了!”沈亦恩的脑海当中闪烁着一个念头,随后,她就看到屠夫的拳头朝着自己的脑袋袭来。

    砰!

    然后,一声枪响,屠夫瞬间拉开了自己跟沈亦恩之间的距离,他的目光落在来人的身上,瞳孔不由得猛烈的收缩起来:“战锤?”

    江枫跟在锤子的身边,一看到沈亦恩的状况也不由得吓了一跳,他急忙来到了沈亦恩的面前,一试脉搏已经没有了心跳。

    “没用的,她死了,被我杀死的!”屠夫裂开嘴巴嘿嘿的笑了起来。

    “死了,你开什么玩笑!”江枫的手中忽然间多出了一个针管,他一抬手,便把手中的针头刺进了沈亦恩的脖颈当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