章节目录 第四十七章 战起(第三更3700字大章)

    日番谷冬狮郎看着刹那间聚集的众人,心中那升起的寒意渐渐被温暖所驱散!

    没错啊!

    我们的同伴并不少于对方!

    明知十刃级别破面的危险,可是他们却在察觉危机的瞬间赶到了这里嘛?

    “这还真是……”

    日番谷冬狮郎苦笑:“没想到最后的援军竟然是你们!”

    “怎么,你有意见吗,死神!”石田雨龙推了推眼镜,闪身间出现在黑崎一护身边:“事先说明,我可不是来帮助死神的,嗯……”

    他犹豫了一下随即一指旁边的茶渡泰虎:“没错,我是来帮助茶渡同学的!”

    黑崎一护看了一眼身边的石田雨龙道:“石田,你的力量?”

    “已经恢复了!”石田雨龙微微一笑:“在小姨和龙弦同时助力下,恢复的比我想象的要快上很多,所以当察觉到这里有危险时,我直接就逃了出来!”

    “先不说你为什么还在直呼你父亲的名字……”黑崎一护嘴角微微一抽:“逃出来是什么鬼?”

    石田雨龙冷哼一声:“龙弦那个混蛋竟然将我关在医院的下面,好在小姨提前给我准备了逃出去的方法!”

    “……”黑崎一护嘴角微微一抽,自家老妈这么插手别人的家事真的没问题嘛?

    “阿拉阿拉,我们这边是八个人,应该怎么来打啊?”

    轻松的声音响起,浦原喜助悄无声息的落在了众人旁边。

    “蓝发独臂的破面我来,其他就让冬狮郎来安排吧!”黑崎一护直言道,安排如何去战斗这种事情,根本就不是他所擅长的!

    “叫我日番谷队长!”

    日番谷冬狮郎没好气的斥道,不过黑崎一护的话也得到了大家认同,这些人之中,除去浦原喜助,也只有日番谷冬狮郎这位队长有资格主持这场战斗。

    日番谷冬狮郎深吸一口气,目光变得凛冽起来:“好!一护,那个蓝发独臂破面就交给你来牵制了!”

    “什么叫做牵制,他……”黑崎一护脸上浮现出自信之色:“由我来击败!”

    众人闻言皆是有些异样的看了一眼黑崎一护,不明白这一个月他到底经历了什么样的修行,竟然有如此大的信心!

    “斑目一角和绫濑川躬亲,我知道你们喜欢单打独斗,甚至看到队友死在眼前也不会插手队友的战争。但现在的时机不能让你们凭借喜好做事了,我以十番队队长的名义命令你们,联手牵制那个粉色头发,面具呈现眼镜形态的破面!”

    斑目一角提着始解后的鬼灯丸长枪,眉头先是一皱,随即脸庞都变得狰狞起来,红色的眼影如火焰翻腾,冷冷丢下一句。

    “我一个人就行了。”

    整个人直接化作一道长虹,朝空中激飞而去。

    绫濑川躬亲无奈的一笑,向大家挥挥手,踩踏虚空,不急不缓的跟在了斑目一角身后。

    日番谷冬狮郎见状皱了皱眉头,不过最终还是没有选择在斑目一角身上浪费时间,直接对着茶渡泰虎和石田雨龙道:“而茶渡泰虎和石田雨龙你们两人与乱菊一同,负责牵制住那边脑袋为液体罐的破面!”

    “了解,队长!”松本乱菊应道!

    茶渡泰虎和石田雨龙两人同时一点头,并没有去说什么,毕竟他们也知道,此时的自己尙还无法单独对抗十刃级别破面!

    “那边的大个子……”浦原喜助一指空中扑击而来牙密,微笑道:“就交给我吧!”说完,他也不等其他人反应,整个人直接消失在了原地。

    日番谷冬狮郎见状点了点头,随即看向场中仅剩的第6十刃露比和那个一脸呆滞的破面道:“阿散井你就负责牵制那个黄头发,脸色呆滞的破面,另一个交给我来对付!”

    哪怕没有战斗,日番谷也看的出来,那个黄头发的破面应该并没有什么智慧,这样的破面威胁应该不大!

    不过,他能够看出来,阿散井恋次自然也能看的出来,听闻此言直接喊道:“哈?为什么……”

    可是阿散井恋次话还没有说完,日番谷冬狮郎就已经冲了出去。

    “端坐于霜天吧,冰轮丸!”

    炎炎烈日之下温度突降,划破天空的咆哮声响起间,一道冰龙已经直接奔着第6十刃露比冲了过去!

    阿散井恋次见状眨了眨眼睛,随即将目光投向那个蹲在半空中看小鸟的旺斯达斯,嘴角顿时就是一抽。

    “是一个好对手啊!”黑崎一护嘿嘿一笑,极为怜悯的拍了拍阿散井恋次的肩膀:“加油哦,恋次!”

    阿散井恋次脸庞顿时就是一黑!

    黑崎一护却是没有理他,直接冲天而起,踩踏在虚空当中道:“葛力姆乔,也该继续我们未完的战斗了吧!”

    咻!

    “哼!”

    破空之声响起瞬间,一声冷哼落入了黑崎一护耳中。

    摪!

    金铁交杂脆响荡漾而起,一击的碰撞直接让天空升起硝烟。

    “你的手臂是怎么回事?”黑崎一护一脸轻松的道!

    葛力姆乔身上灵压冲天而起:“对付你,一只手臂足以!”

    ……

    破空之声在斑目一角身周响起,他整个人以极快的速度冲天而起。看着不远处一脸轻蔑笑容的萨尔阿波罗,斑目一角眼中满是狂热之色。

    不够强,我还不够强!

    如果想要追随在那个男人身后,我还要变得更强。

    对手是十刃又何妨,他斑目一角什么时候畏惧过战斗?

    斑目一角一紧手中的鬼灯丸,其上阵阵灵压弥漫而起,仿佛在回应斑目一角的战意一般!

    迫不及待吧,我们的归宿,就在战场啊!

    斑目一角的默默地想着!

    忽然,他脸上流露出犹如更木剑八一般的狂热战意,冲向萨尔阿波罗的速度再涨,犹如划破了天际的流星一般!

    后面的绫濑川躬亲看到突然加速的斑目一角,脸上不由露出无奈的神情,这个家伙一向如此。

    真是个没有团队精神的家伙!

    不过……

    十一番队,包裹自己在内,好像都没有这种鬼团队精神吧?

    只有一个人……这到底该怎么联手去打?

    我不知道诶!

    绫濑川躬亲苦笑着摇了摇头,身形一摆间,速度陡然增加。

    “这还真是不知量力!”

    萨尔阿波罗目光投向远处,看着那两道冲来的身影嘴角勾起了一抹冷笑:“倒是省了我挨个去追杀的麻烦,赶紧结束回去,我的实验可还没有做完就被乌尔奇奥拉那个混蛋给拉了出来。”

    说到这里,萨尔阿波罗就已经按捺不住心中杀意,本性就极为疯狂的他,直接抽出了腰间之刃,率先朝那冲来的斑目一角迎去。

    冷哼声中,萨尔阿波罗如雄鹰扑兔,凌空杀至!

    十刃级别灵压犹如狂澜般冲击而下。

    斩魄刀刀芒如血,染红了半边天空。

    “哈哈哈哈,卍解……”

    斑目一角见状狂笑,借着冲势,对着血红刀芒,迎击而上。

    狂暴灵压翻腾而起,无尽波动荡漾而出。

    “龙纹鬼灯丸!”

    暴露什么的无所谓了,反正半径一公里以内都已经进行了空间冻结,之后只要让在场的这些人为自己保密就足够了!

    我……

    要赢!!!

    锋锐无比的寒芒,犹如高温下的雾气翻腾不止,于萨尔阿波罗的视野中弥漫而起。

    无以伦比的恐怖气压升腾,空气都变得灼热起来。

    突如其来的卍解,令萨尔阿波罗猝不及防,只觉着一阵汗毛耸立。不过十刃毕竟是十刃,不仅没有丝毫惧意,反而被激起凶性,长啸一声,刀光血芒更盛。

    轰!

    萨尔阿波罗只觉得一股惊人的力量从刀身传来,手掌一热,斩魄刀险些脱手而飞,他闷哼一声,死死握住刀柄,身形借着力量突然拔高。

    斑目一角也不好受,整个人犹如损落陨石一般,轰然砸在地面之上,强大冲势冲击之下,地面直接炸开,半径十米为之迸裂,扬起的环形烟尘冲上半空。

    “一角的卍解?”

    其余的战场都不由一顿,几乎所有人都满脸惊讶的看向斑目一角,除了绫濑川躬亲和阿散井恋次,其他人还都是第一次知道斑目一角也能够卍解!

    萨尔阿波罗稳住身形,从空中飘落着地。皱着眉看着地面崩塌范围中的斑目一角,随即嘴角勾起了一抹弧度:“死神,报上名来,既然能够卍解,一定也是护庭十三队队长一级的人物吧!!”

    眼前的死神,让他有几分正视,毕竟卍解可不是谁都能掌握的!

    斑目一角的双眸已经因刚才的碰撞变得血丝弥补,此时胸中战意如沸,懒得废话:“给我死吧!”

    话音未落,身形如同离弦之箭,朝萨尔阿波罗杀去。

    “哼!”

    见状,萨尔阿波罗顿时被激起了几分火气,身上的灵压翻腾而起:“那你就这么死去吧!啜饮吧,邪淫妃!!!”

    灵子风暴瞬息间席卷而起,将袭来的斑目一角直接吹飞了出去,当一切散尽,萨尔阿波罗已经变了一个模样!

    他的下半身变成触须,不过随即这触须凝结变成了脚和衣服的下摆,背后生出四翼、眼眶带着诡异的彩纹。

    “解放了嘛?”

    斑目一角冷哼一声,再一次爆冲而出!

    “白痴!”萨尔阿波罗冷笑,几乎就在瞬间,他的背部突然爆射出无数黑色汁液,犹如倾盆暴雨般洒落而下。处于冲刺状态下的斑目一角直接就被淋在了身上!

    斑目一角眉头顿时一皱,可是过了半响也没有察觉到身体有什么异样感传来,不过随后他便明白了这黑色汁液的用处!

    因为在黑色汁液淋到他身上的地方,竟是长出来了一个‘斑目一角’,一模一样的光头,一模一样的斩魄刀,除了多了眼纹以外,就连灵压的波动都与斑目一角一模一样!

    “什么?”

    斑目一角瞳孔顿时一缩,不过刹那间眼纹‘斑目一角’就已经向着他冲了过来!

    铛!

    轰声巨响传出,两把龙纹鬼灯丸相撞在了一起。

    涟漪四溅,无数碎芒迸溅,煞是好看。

    两人不约而同闷哼一声,同样倒射而出!

    “怎么可能?”斑目一角稳住身形,脸上不由浮现骇然,区区一个复制体竟然能够发挥出和他一般无二的实力!

    “咦,这个有趣啊!”

    绫濑川躬亲突然出现在斑目一角身旁。

    “给我滚开,这是我的对……你…你干嘛?”斑目一角下意识便要赶人,不过随即绫濑川躬亲的动作却让他眼珠子一突!

    只见其竟然直接踩在了那黑色汁液上面,看着那渐渐复制出的眼纹‘绫濑川躬亲’,绫濑川躬亲饶有兴趣的摸了摸下巴:“嗯,果然,就算是画上这难看的眼纹,我还是这么的帅啊!”

    “白痴,你到底在做什么啊?”斑目一角脑门上青筋暴起!

    绫濑川躬亲微微一侧头,嘴角勾起了一抹戏虐的弧度:“没办法……谁让我们十一番队并不知道该如何联手二打一,还是三打二比较适合我们!”

    “……”斑目一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