章节目录 第一百二十一章 动摇

    整座七宝阁,突然微微一震。

    震动的核心,来自二楼。

    两名还神期高手无疑正面对撞了一次,然而却并没有掀翻整座七宝阁。

    七宝阁这样财大气粗的主,所用建筑材料当然都不是凡品,更不知布设了多少阵法。

    楼阁承受住了冲击,然而从二楼溢出的真气波,却直接将双方跃起的人压了回去。

    “喝!”童东海下坠至半途,奋力运气下击,身体再次腾起。

    只有他这个筑基巅峰,跟上了二楼。

    双方留在一楼的人,则互相攻击起来。

    除了袁店长和护卫首领有筑基七层的实力外,阁内其他管理者只有筑基中期,那些年轻的男女伙计,则是炼气后期到筑基初期。

    单从表面上的数据看,七宝阁比童家差不多弱了一半。

    不过,随着七宝阁的人祭起各种法器甚至灵器,童家高手们就不得不提起十二分的小心。

    生意人不能专心练功,但财力绝对充足啊。

    室内狭窄,双方几乎是短兵相接,稍不注意就会被击中。

    就算比对手高三四个小级别,也不敢用身体硬接灵器。

    戴岩身体刚刚恢复自由,本来准备加入战斗出一份力的,看到这场面,又停下脚步。

    不是怕死,主要是法器对攻杀伤力太强,他挨打的优势体现不出来。

    而且他不敢当着童家人的面使用过法器,因为没办法交代来历。

    目光转向一楼的各个柜台。

    “事情尚未查清,诸位最好不要损坏阁内财物。”望天门张君忽然高声道。

    人家根本没向戴岩这边看一眼,但话头主要还是冲着他来的。

    戴岩这个郁闷啊,不能战,不能捡,咱专程来加油的么?

    抬头望向二楼,只看见各种杂物腾空,布幔飘扬,然而却了无声息。

    有点恐怖片的意思。

    其实很简单,那两大还神期的对决,真气太过凝聚,连声音都传不出来。

    童家家主的身影不知在哪,而长房之主童东海则还在楼梯口,举着一柄铁鞭,身体摇晃,苦苦支撑,难以前进半步。

    “汪汪”声响起,戴岩才想起那条灵犬,它可是至关重要的角色。

    赶紧踏前几步,传音入密用万兽门特有的驯犬暗号招呼着那灵犬。

    庄先生正操控着一件疑似灵器的铃铛,护住自己和灵犬。

    感觉到戴岩的靠近,庄先生与戴岩目光对接了一下。

    犹豫片刻,庄先生才故意开口道:“猛士,你暂时先听这位兄弟的话,明白了么?”

    灵犬抬头看着主人,似懂非懂,然后真的朝戴岩走过去。

    “贵门的灵犬真是神奇!”白管家不忘回头赞叹一声。

    灵犬确实神奇,但不等于真能听懂人话。

    如果不是戴岩发出信号,单靠庄先生的吩咐,灵犬可不一定不认帐。

    戴岩牵着灵犬后退到门边安全地带,庄先生便可以腾出手来参与进攻,局势顿时又不一样了。

    “是万兽门的人么?以前在城里没见过阁下。”踏雪仙宗的独孤崎突然冷冷道。

    “不敢,诸位可以把在下当成过来帮朋友一点小忙的普通人。”庄先生淡淡微笑。

    他这番话相当于承认了自己的身份,当然想瞒也瞒不住,灵犬太醒目了。

    两大仙门的弟子对望一眼,表情都显出不悦。

    原本打算在情况比较明朗的情况下,帮童家推七宝阁一把。

    但既然万兽门已经跟童家搭上线,那他们就要重新考虑过了。

    就在这时,之前他们正眼都懒得看一眼的那个年轻人,突然大声喊道:“七宝阁拐卖儿童,罪大恶极,你们还要助纣为虐吗!”

    “‘纣’是什么?”有几个人还抽空琢磨了一番。

    不过多数人都处于紧张的战斗中,谁顾得上这种没营养的话啊。

    “你们难道不想想,为什么七宝阁中都是些孤儿?你以为他们运气好吗,天下孤儿都被他们撞上了?”戴岩继续大喝,“还不明显吗,你们都是被拐卖的!”

    这话太惊竦,想忽略都难。

    刹那间,七宝阁那些年轻人,表情无一例外发生了变化。

    阁中大部分伙计都是孤儿,按上面的说法,是父母抛弃他们,被七宝阁收留。

    七宝阁的善举深深印在每个成员的心中,让他们不仅感激,更以本阁为傲,一个个忠诚度爆表。

    然而,假如拐卖之事为真,七宝阁就是自己的仇人,更是会被天下唾弃的邪恶组织,忠诚的基石直接就崩塌了。

    某人的几句话,当然不会引起崩塌,但动摇是一定会有的。

    白管家眼睛一亮,马上大喝:“事到临头,还没醒悟吗?木棉县城历年失踪儿童,我童家都有调查,全部与七宝阁有关!”

    “何不看看你们的上司,他们的眼神,敢与你们直视吗?他们敢问心无愧吗?”

    这话太有用了,那些年轻男女中,至少有十几道目光,真的投向了袁店长和其他管理者。

    “专心战斗,不要中敌人的计!”袁店长大叫。

    然而他再怎么掩饰,一丝丝心虚的眼神总会出现。

    七宝阁伙计,人人都被训练成察颜观色的好手,这一眼,内心的动摇就更剧烈了。

    转瞬之间,至少五个七宝阁的人,转攻为守,而且慢慢向屋角退去。

    对于本来就处于劣势的七宝阁来说,这无疑于雪上加霜。

    败局,几乎已不可逆转。

    “实在欺人太甚!”袁店长终于露出了一脸狠意。

    一枚带孔的圆球,被他摸了出来。

    虽然这个动作令他被一件法器击伤,但袁店长却突然自信满满。

    “轰隆隆!”七宝阁梁柱之间,传来响动。

    一道道真气、暗器,从各个方向射出。

    七八名童家的人,当场受伤。

    地板突然裂开,又三人直接掉了下去。

    那小小的圆球,竟然可以隔空操纵这么多机关。

    袁店长手势再变,各种铁栅栏、大网纷纷出现。

    七宝阁弟子平时都是演练过的,迅速退到机关不及之处。

    童家几名高手反应快,全力保护其他人。

    然而就在这时,二楼传来一声闷哼。

    “父亲!”童东海惊呼一声。

    “楼上也有机关!”白管家脸色大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