章节目录 第三百章 《湄公河行动》开拍

    9月14日,泰国曼谷,《湄公河行动》全体主创人员们一起举行了开机仪式,出品方博纳影业的老总于东也到场助阵。

    这是一部典型的主旋律电影,而且是公安部全力支持拍摄的一部反映中国公安跨境追捕凶犯的影片。为了真实反映真实的湄公河事件,导演组在前期筹备工作上下了很大的功夫。

    这部戏的导演林超贤有“魔鬼导演”的名头,拍戏以动真格为名,早在年初开始,他就曾率剧组赴金三角搜集资料,与当地警察深度交流,编剧团队甚至以纪录片的形式记录下了糯康庭审的全过程。

    这些资料曹平已经仔细看过了,真实的世界远远比影视作品中更残酷,被抓回来处死的糯康并不是金三角唯一的毒枭,抓了一个糯康,还会有第二个、第三个出现。问题的根源是毒品,这才是导致金三角地区成为世界性毒瘤的原因。

    开机仪式是从港台地区传过来的,为的是在以前拍摄过程中避免出现划片的情况,因此需要用红布盖住摄像机,再拜个关公之类的神,上柱香求个保佑。但是传入大陆以后,大陆无神论的氛围最终使得拜神仪式徒有虚名,基本什么神都不拜,但是还不能废除,因为毕竟是一个仪式,有一种安定人心的作用。

    如今的开机仪式,已经演变成了剧组动员大会的形式,因为导演林超贤是香港导演,也就摆了个关公像上了柱香,剧组就算正式开工了。

    开机仪式放在了清莱府火车站,是因为这里是作为第一场戏的拍摄地点。通常剧组在拍摄第一个镜头的时候,为了讨个吉利,大部分都会选择一个简单镜头,争取一遍过。但是,或许是汇聚了多方资源的协助,导演信心爆棚,这次的开场镜头的拍摄,却选择了在火车站的一场群戏。

    这次拍摄,国家给予了很大的支持,跟泰国政府打了招呼,剧组原本想要租借一个废弃的火车站使用,没想到当地政府直接把清莱府火车站批给了他们。

    站内的群演都是在当地招的,很便宜,折算人民币一个人一天最多才十几块,因此剧组一下雇了两百多个群演,直接弄出了一个原汁原味,人声鼎沸的火车站场景来。

    各式各样的遮阳伞下面摆放着拿来售卖的蔬菜、水果、小吃,熟食,摊位上的老板们操着地道的曼谷泰语招揽着顾客。他们原本就是这些摊位的主人,被剧组招募成为临时群演后,只用像往常一样守着摊位吆喝就有钱赚,这让他们吆喝得更卖力起来。

    挎着筐子的小贩挤在火车道两边,向驶来的火车上的顾客们兜售着自己编织的小玩意儿和小吃,镜头忠实记录着这熙熙攘攘的泰国众生相。

    “现场准备!”

    “掌机OK!”

    “演员就位!”

    ……

    “《湄公河行动》一场一镜,action!”

    远处马路上,一辆淡蓝色的面包车气势汹汹的开了过来,引擎轰鸣着,入站口的行人们纷纷躲避。

    面包车停在火车旁,两名高壮的大汉不等车停稳,就拉开车门下来,朝火车车厢里跑去。

    “咔!”

    演员进入车厢后,导演喊了声咔,在监视器后对副导演说了些什么。

    两名群演是泰国的职业演员,虽然不是大明星,但应付这样的简易镜头还是比较简单的。但是,现场的群演们并不专业,刚才的拍摄过程中,一号镜头,也就是掌机的位置,就出现了一个群演回头看镜头的现象,这样就导致刚才的一条拍摄全部作废了。

    第一个镜头出现这样的情况有些不讨喜,但也不是什么大问题,林导面色如常,倒是副导演皱着眉头和泰国翻译沟通,显得有些不悦。

    这几天刚好赶上曼谷当地高温,三四十度的气温让每个人都心头燥热,泰国翻译擦着额头的汗,举着扩音喇叭大声给现场群演们安顿等会千万别看镜头等注意事项,面包车则重新开回马路上待命。

    掌机是香港的叫法,内地一般叫摄影指导,这是整个摄制组的头,也是水平最高的摄影师。开机第一个镜头没拍好,这对于掌机来说多少有些丢面子,一号掌机大哥脸色很不好看,直接跳到摄影车上操控起炮机来。

    所谓炮机,其实就是在车上架设一个旋臂,带动摄影机从更宽广的角度去拍摄镜头。

    第二次开拍,掌机大哥直接操控炮机升到了半空中,采用俯拍的角度拍摄镜头。拉高了高度,自然就避免了拍到人脸的尴尬情况。掌机大哥操控着镜头跟随群演进入车厢,第二次镜头顺利通过。

    镜头通过,林导脸上也浮现出一丝笑容,从监视器后面伸出大拇指,朝大家比了比。

    第二个镜头是奇夫的线人跳窗躲避打手追杀的镜头,饰演的演员是跟组演员,挺专业的龙套。一打板,他就从车窗里钻了出来,跳到了地面上,顺带推翻了前面摆的小摊上的瓜果。

    这样只用从远处拍摄动作的镜头都比较简单,几乎没有卡顿,导演就喊过了。

    紧接着,第三个镜头开始拍摄,群演们在现场导演的指挥下,扑过去抢线人包中掉落出来的泰铢,三台摄像机从不同角度拍摄着混乱的现场……

    曹平和张涵予坐在一旁抽着烟,闲扯着淡。张涵予的戏份还没开始,就没有化妆,曹平则粘着假胡子,戴着假发,缓缓的喷吐着烟雾。

    为了更加贴近角色形象,曹平和张涵予提前了五天过来,在卡塔海滩晒了五天日光浴。张涵予的效果不错,上半身几乎都晒成了古铜色,活像个茶叶蛋超人,但曹平的效果就不太理想了,肤色没怎么变,倒是晒脱了一层皮。

    正式开拍定妆后,林导也对曹平的肤色提出了要求,因此,化妆师专门为他打了一层深色的粉底,这让他等戏的时候都不敢乱动,生怕热了流汗,还得补妆。

    “你十月初要回去啊?”张涵予吸了口烟,问道。

    曹平点点头,说道:“有两部戏的片约,最少也要请一个星期的假。没办法,跟导演商量一下,月底前把我的戏份先集中拍一下,我回去再尽量加快点速度吧!”

    张涵予笑道:“你回去了,谁陪我练动作啊?”

    不得不说,曹平参与这部戏,金马奖最佳动作设计起了不小的功劳。电影圈里,最稀缺的就是技术人才。入行的年轻后生,都看着演员台前光鲜,有人捧,有钱赚,很少有人一开始就奔着幕后去的。

    像曹平这样,又能打,又能演,还能设计动作的,在电影行当里,能做到的虽然不少,但能拿到金马奖的,还真没几个。

    林导很会抓壮丁,曹平一进组,就被他安排了肉搏动作设计的工作,他一度怀疑林导压根是为了请个武指过来才让他进组的。

    清莱府火车站的戏份是个过渡,但设计到多人多镜头的都算大场面,忙活了半天,才拍完这里的戏份,而剪到电影里,说不定才十几秒。

    拍完清莱府的戏份,剧组所有人员又赶到了德奇里火车站,换服装继续拍摄。

    群演的费用不算贵,重要的是租借火车站的批文,过了时效,谁都没有那个面子说动泰国政府再出示一份批文。

    德奇里火车站的戏份中有了张涵予,他也化了妆开始准备。

    这一场的戏份是方新武的线人被朴扎威胁,骗他来火车站,他和张涵予在火车站躲避追捕的戏份。

    与清莱府火车站的乡村气息不同,德奇里火车站则是个现代化的车站,需要更多的群演,合作方又从电影公司抽调了一百多群演过来,才满足了导演的需求。

    三百多群演分散在大厅和月台周围,来回走动着,架设好机器,调整好光圈角度,德奇里火车站的戏份正式开拍。

    “action!”

    曹平一脸平静的从火车站入口走了进来,揉了揉鼻子,借着手势的遮挡,四下观察着周围的情况。

    确定没有危险后,他迈步向月台走去,脸上虽然坦然,但脚下却丝毫不慢。

    林导坐在监视器后面,盯着演员的表演,有条不紊的发布着指令:“现在,张涵予入场!二组上!”

    曹平走出了人群,退到了镜头外面,一旁候场的张涵予紧跟着脚步匆匆的走了进来,沿着提前架设好的轨道向里快步走着。

    为了保持镜头的稳定,轨道车几乎是每个剧组的标配,它能够让摄像们在移动中抓取演员的表演,而且把镜头的抖动降到最低。

    张涵予一边拨着电话,二组的摄像师傅则坐在轨道车上,调整着镜头的角度,抓着他的特写。

    到了张涵予这个岁数,表演经验就足以撑起一段相当有水平的戏了,根本不用入戏,凝重的微表情变换和微皱的眉头无形间就营造出一种紧张气氛,这种难度的戏,对于老戏骨来说,就像喝水一样简单。

    “咔!过了。”林导平静的喊了一声,道具组就开始上去收拾工具,重新摆放轨道的位置。

    导演绝对是个经验至上的职业,在电影学院学十年都不如亲自导一部戏学的快。

    林超贤算是香港动作导演中比较拔尖的一个了,而且特长就是拍警匪片。场景调度,拍摄节奏这些本就是基本功,对于他来说自然没有什么难度。